首页 >网络

你好Googler0

2019-05-14 14:51:11 | 来源: 网络

体验地点:北京海淀区,Google中国办公室

体验工种:未定岗的Googler

美梦理由:

我的某位“前Googler”好友说,Google也许是世界上对员工的公司。 我的另一位“前Googler”好友说,这是她离开后想念的公司,离开公司后他常常想念,如同想念大学校园,简单、快乐、自我节节成长、身边布满好朋友。 我的第三位“前Googler”好友说,Googler大多是聪明的好人。 在我眼中,上述三位好友确实都是——聪明的好人。 (正文)

进入职场八年以上(且不善做秀)的人,大都难以对工作说出“爱”这个字。工作需要能力、兴趣、高度理性和心、适度挑战和激情,至于“爱”,是高悬的理想。

什么才是“好工作”?近一次我自问自答的结论是:给自己、给他人、给社会带来正能量。而我的一位在Google美国总部工作的朋友却说:爱这个工作!

于是有了我在“美梦理由”中对三位曾在Google工作的好友的简短采访,他们说离开那里之后的常常想念,想念公司,更想念里面的人。“那不像公司,更像大学”,而另一个的形容干脆是“聪明小孩的幼儿园”!

这样的理由击中了我。相对于自由的上下班时间,办公桌怎么个性怎么来,可以带孩子带宠物,餐厅提供超丰盛的三餐,每层的休息室都有零食、水果、台球桌、按摩椅和按摩师……我更好奇是什么让这么这一大群“聪明小孩”的工作状态,还有,是什么能让他们集体认同又觉得开心。

我被允许在Google的北京办公室“体验”一整天。真抱歉遗憾我不会“写代码”(当天每个人都跟我说到了这个词:写代码);我的目标是,跟尽量多的googlerGoogler(他们这样叫自己)聊天,告诉我,工作里到底是什么,让你着迷?

Linda:你想不到他们有多爱他们的技术

八点半,在餐厅遇到正吃早餐的Linda,因为她一脸友善,便成了我“搭讪”的个googlerGoogler。据说在这家公司,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工作“时区”,产品经理Linda每天八点多到公司,因为上午是跟美国视频会议的“黄金时间”。

初中时便在美国生活的Linda学计算机专业,做过工程师,念了MBA,也做过咨询,三年前回到北京加入Google中国。她觉得这里开心,因为所有的创意都来自员工自己,所有“好玩”的想法都可能实现。所谓压力也都由自己给,这里的每个人有不同的工作方式,可其实“大家都是工作狂”。

我招认自己对技术一窍不通。Linda心领神会解释说“产品经理”的工作就是为用户和工程师之间搭建一座桥梁,定义一个新产品,提出想法,讨论分析,市场调研,然后跟工程师一起把它实现。 的工作就是定义一个新产品,提出想法,讨论分析,市场调研,带着工程师把它实现。“GooglerGoogler都很有自豪感,想想全世界的人都在用你设计的产品……”(回到电脑前我立即尝试了Linda团队开发的“跨语言搜索”功能,非常好用!)

为我这样的菜鸟,她推荐的好玩产品是“虚拟博物馆”和,却补充说:“其实每一件产品都很棒,GooglerGoogler都相信我们的技术是的!”这是她喜欢这里的理由:“我喜欢和他们一起工作,尤其是工程师,他们聪明,有热情,有个性……你想不到他们有多爱他们的技术,一写代码他们两眼放光,据说有的人梦里还在接着写!”

咏刚:那些“大牛”和科幻的事

我的临时办公桌设在四楼公关部,邻座大嗓门大嗓门的美女Caroline口音让人迷惑。她在沙特阿拉伯长大,在美国念书、做,做,回国后投身高科技行当,如今base在台北,实际却是中国大陆香港、北京、上海、新加坡日本、美国满世界飞天飞……聊起我问Caroline,GooglerGoogler有哪些共同点。她大声说:“很有感,很爱自己的工作,很聪明很厉害,又很谦虚很简单,就是——保有初衷的样子!”

好吧,急切地盼望一见聪明而简单的工程师们。立即来到三楼,拜见大名鼎鼎的“主席”王咏刚。在这里工作五年的咏刚属于Google在中国的批工程师,在Linda口中,他会写诗、写歌词,是公司北京摄影俱乐部的主席,牛人一个!而他自己的说法是:“之前编程、写书、、摄影、旅行……每年都玩不停,就想找个能拿钱,又能玩的地方。”08和09年那两次名声大噪的Google中国版愚人节项目“人肉搜索”和“谷鸽鸟瞰”,就是由他主导。, 因为玩得聪明且收效出色,让他和公司都觉得尽兴。

“这个地方,常有一些很牛的人突然出现在你身边,你可以跟他一起吃饭,一起玩,自己的状态也会很好。”2006年咏刚次去Google美国总部,特想见一下他崇拜的Andrew Morton(“技术上他说了算的那号人物”)。他在公司内部络的个人日历上给Morton留言:想跟你吃个饭,探讨一些技术问题。“。“现在想想很好笑,我一个新人,有什么技术问题值得他来探讨啊……但他居然就来了,当时我特别吃惊。后来发现,大牛都是这样的!”

“当你有一个基本的想法,全球的每一个人同时在帮你想主意,在之后的某一天,就能把科幻变成现实产品。”08年咏刚在总部次看到无人驾驶汽车,看它在美国速度快的280公路上试驾,只觉得太牛了!“那个项目不是我们做的,但我当时觉得幸福,这就是一家科幻的公司,两个老大带着我们做一些科幻的事,亲眼看见这些科幻实现,感觉太好!”

程曦:“不相干的事”往往有助于工作

必须报告,工程师们竟然跟我探讨了ELLE!时装周是什么?设计师做什么?的作用是?只是,他们放光的眼睛明明白白告诉我,此人正在想着某个与时装相关的项目或“代码”,而根本不是对时尚有任何兴趣。

在充分体味盛名在外的Google饭菜后,有人建议我运用VC(视频会议)和身在上海翻译团队负责用户运营的程曦聊聊“午休时间,GooglerGoogler通常做什么”。顺便提一句,此刻我所在小会议室名叫“春分”(没错,隔壁那间就叫“夏至”),而附近的某台打印机上贴着它自己的名字——王羲之。

拥有三个本科学历、一个硕士学历的程曦有两个梦想,一是关于互联,一是关于动画片。而因为他的绘画和雕塑才能,他也成为公司里的红人。为Gmail Tips Page设计“孙悟空”形象后,就有同事在电梯里拉着他说:教大家画画吧。通过民意调查后,这项活动得到公司的资助,程曦通常在中午给二三十个GooglerGoogler上课,近更发展为周末教同事的孩子们画画。不上课的午后,“就出去走走,想想有没有值得探索的其他领域,让更多人happy的事情。”Google鼓励员工拿出20%的时间,做些与本职不相干的事情。“比如绘画,是另一种表达方式,它激发人的想象力。”程曦感觉到,“做些与工作不相干的事,往往是有助于工作的。”

Kelly:不管大老板还是小职员

我问Kelly(Benefit Manager,GreaterManager, Greater China)说:在特别聪明的人群里做人力资源工作,需要不同的技巧吗?她说也许沟通要更直接和明晰,逻辑要求高的工程师们往往是一丝不苟的。而他们的回馈方式常常也在虚拟平面,一个从未见过面的同事,也许上对你说过好几次“谢谢”。但更重要的是,在这里每个员工的声音你都要听到,没有大老板和小职员的区别,任何人的创意和需要都能“自下而上”地得到整个公司的支持。

“这里比我以前所见的任何公司都更在意员工,Care people,无论理念上,还是投入上。”组织每年的“带孩子上班日”是Kelly有成就感的事,去年有75个孩子走进这幢大楼,每个人领到气球、一拉杆箱礼物、一件Google小T恤,当天的饭菜按孩子的口味做,会议室里成为玩具城,孩子们学画画、做寿司、体验爸妈研发的产品……员工的整个家庭都感受到这个公司的呵护,Kelly四岁的儿子说:“我想每天都跟你去上班。”

“我们有的医保(给员工全家人)、的环境、的CAF和Massage……无论技术上还是文化上,确实是!”——这一天所见的每个人,聊到酣畅时北京品牌策划公司
,都无限热忱地用了“”这个词。

晚上七点半,我走出Google大楼,工程师们大多还在座位上,他们中好些人的工作时间是中午到午夜。有人对我说,工程师之间的友谊常常是这样来的,从共同的兴趣到一起攻克难题推出产品,有过这种经历,对他们而言就像成为“生死之交”。

Walton:Googler的友谊

晚上七点半,我走出Google大楼,工程师们大多还在座位上,据说他们中好些人的工作时间是中午到午夜seo优化推广
。和我一同出门的企业传播经理Walton对我说,工程师之间的友谊常常是这样来的,从共同的兴趣到一起攻克难题推出产品,有过这种经历,对他们而言就像成为“生死之交”。

“你有没有听说过Peer Bonus?”——这是我这一天学到的一个名词。任何一个googler都可以提交名单,给与自己共事过的一位同事(除直线老板外)这项荣誉,感谢和表彰对方在合作时给予他的支持和帮助。得到老板批准后,获奖者将收到一笔奖金、老板的祝贺信和授奖者的颁奖理由。去年得到四五次Peer Bonus的Walton说:“这和老板年终的赞美和奖励不一样,是完全真心的感谢,说明你真的做得好。有时自己认为份内的事情,早就忘了,突然看到同事详尽的授奖理由,记得你的每一种协助,真的很感动。”

Nicole的体验小总结:

这不是一家公司,它更像是座校园。对于经过严格筛选而录取的“聪明孩子”,它信任、包容、保护,提供平等、公平、透明的环境,树立高远目标让你去追,闲暇时让你快乐,限度地鼓励你的创造力。老板像导师,而每一个学生都全情投入,相信梦想,也爱这座学校。离开Google的员工80%选择了创业(包括我的两位朋友),而那第三个朋友,则是因为结婚去了别的城市,爱情是另一个问题,此处不做与工作的权衡,不在此处讨论……

Google是非题

弹性作息=工作轻松?NO! Googler几乎都对工作有狂热爱好,只是每个人可以选择不同的工作时间和方式。

来Google工作一定要有技术背景?NO! 这里有前物理教授、有奥运、有哲学硕士,多元背景的员工是Google特色。但确实有淘汰率很高的层层面试,你必须够聪明、容易沟通、认同这里的文化。

越级报告被允许?YES! 这里信奉公开和透明。如果你觉得有必要,甚至可以给Larry Page写邮件发表你对某件事的意见或建议。

和聪明人打交道需要更多用脑?NO! 完全不必。Googler的心思不在讨好或被讨好,沟通要点是直接和条理清晰。

同事也可以给你发奖金?YES! Google特设Peer Bonus。任何一个Googler都可以提交名单,给与自己共事过的一位同事(除直线老板外)这项荣誉,感谢和表彰对方在合作时给予的支持和帮助。得到老板批准后,获奖者将收到一笔奖金、老板的祝贺信和授奖者的颁奖理由。

猜你喜欢